酷泰商标自助服务平台 商标自助查询 商标分类
免费注册 关于我们 服务热线:13328762329

首页 > 资讯 > 知产案例 > “折翼”的富贵鸟 业内:玩跨界把自己“玩垮”

“折翼”的富贵鸟 业内:玩跨界把自己“玩垮”

8761

发表于2019-09-05

  2007年,富贵鸟的创始人林和平和他的兄弟以50亿财富登上了胡润中国富豪榜,和森马邱光和、奥康王振滔并列第148名。如果喜欢酷泰的文章,可以关注酷泰注册商标查询网,更多精彩的资讯等着您!

  十余年过去,森马和奥康的商业帝国越造越大,林和平的富贵鸟却折了羽翼。

  8月26日晚间,富贵鸟发布公告称,公司于8月24日收到福建省泉州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泉州中院”)公告及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富贵鸟管理人关于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的申请,并终止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重整程序,宣告富贵鸟破产。

  富贵鸟曾有诸多光环加身。2013年,在林和平的带领下,这只从福建石狮飞出来的“富贵鸟”飞向了港股市场。但现在,它不得不和资本市场说再见。

  重组落空

  去年7月13日,富贵鸟曾发布公告指出,公司债券受托人国泰君安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泉州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富贵鸟计划对该申请提出异议。

  同年7月26日,泉州中院依法裁定受理国泰君安申请富贵鸟重整一案,并指定富贵鸟清算组担任富贵鸟股份管理人,负责各项重整工作。

  据披露,富贵鸟此前已两度提交重整计划草案。

  重整计划草案第一稿主要内容为:重整投资人出资2.25亿元(其中1.65亿元为现金,6000万元为购物券),此方案下,职工债权、税款债权不作调整,清偿率为100%;普通债权的清偿率约为2.7%,其中现金部分约为1.1%,购物券部分约为1.6%。同时采取差别清偿的方式,20万元以下的部分清偿率为20%,现金部分仍为1.1%,购物券部分为18.9%。重整计划草案第二稿主要内容为:重整模式基本不变,清偿方式变更为全部现金清偿。

  不过,泉州中院表示,富贵鸟重整计划草案经两次表决,均未获得通过,且同意票债权人代表的债权额比例偏低,故法院对管理人提交的重整计划草案不予批准。裁定驳回富贵鸟管理人关于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的申请并终止富贵鸟重整程序,宣告富贵鸟破产。

  对于当前的富贵鸟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就在两周前,富贵鸟发布公告称,公司于8月9日收到联交所发出的函件,被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为2019年8月23日,股份上市地位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时起取消。

  据称,富贵鸟已向上市复核委员会申请复核取消其上市地位的决定,并于8月21日收到联交所上市科主管的回复接纳复核取消上市地位的申请,后者将通知公司复核聆讯的日期,“公司将适时刊发进一步公告”。

  对此,一位港股资本市场有所研究的投资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既然申请复核,目前就还不能说富贵鸟已正式退市。理论上还有机会,虽然机会很小。”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告诉记者,关于富贵鸟退市的定论还要等到复核的结果出来。“如果破产重整被驳回,而没有判定清算,说明法院认为重整理由不充分,或者存在借由重整逃避责任的潜在可能,但此事与退市并没有必然联系”。

  三年停牌

  随着破产和退市信息的发酵,昔日“鞋王”富贵鸟的浮与沉,再次引起了大众关注。

  和很多福建的鞋服品牌一样,富贵鸟的背后也有一个创业故事。

  1984年,富贵鸟创始人林和平拿着仅有的几万块钱,跟一众堂兄弟创立了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也就是富贵鸟集团的前身。在经历重重挫折后,林和平和几个依然坚持着的堂兄弟一起将经营重点转向生产鞋类产品,并注册了“富贵鸟”商标。

  瞄准商机后,林和平在制鞋这条路上越走越远。1991年,石狮旅游纪念品厂正式更名为石狮市福林鞋业有限公司。不久后,富贵鸟集团顺势成立。到了2006年,富贵鸟品牌获商务部认定为“最具市场竞争力品牌”。

  2013年,富贵鸟和林和平迎来了属于他们的高光时刻。这一年的12月20日,富贵鸟在香港主板上市,彼时发行股票1.33亿股,每股发行价8.81港元,共募集资金48.75亿港元。一时间,富贵鸟“风光无限”。

  财务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4年,富贵鸟业绩增长强劲,三年的营业额分别达19.32亿元、22.94亿元以及23.23亿元;同期经营利润分别为4.74亿元、6.17亿元以及6.26亿元。

  不过,《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自2015年开始,富贵鸟便陷入业绩下滑泥潭。财报显示,2015年,富贵鸟实现净利3.92亿元,同比减少13.09%;2016年,其净利润仅为1.63亿元,同比减少约59.16%。到了2017年上半年,富贵鸟由盈转亏,归属于所有者的净损失已达到1088.7万元。

  随着业绩的持续“变脸”,2016年9月1日,富贵鸟宣布停牌,彼时,其给出的理由是“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的若干资料”,同时,相关董事会会议延期举行。

  如今,富贵鸟虽然上市已近6年,但其停牌时间就长达3年。期间,富贵鸟除了刊发了几份年报的业绩摘要外,自2016年半年报后的多份完整业绩报告一直未有音讯。

  对于富贵鸟的“没落”,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将部分原因归结在了经营策略上。他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富贵鸟是玩跨界把自己“玩垮了”。“专心做主业的公司很少看到失败的,失败的大都是野心勃勃的。有野心不是坏事,问题是野心需要和自身资源以及大环境匹配起来”。

  这家老牌鞋服企业选择的跨界方向是入局金融业务。据公开报道,2015年5月初,富贵鸟以1000万美元战略投资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线上P2P平台共赢社。2015年10月,富贵鸟又入股了叮咚钱包,成为大股东。叮咚钱包运营主体是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富贵鸟通过旗下子公司富银金融间接持有中融资本80%股权。

  在业内人士看来,富贵鸟的折翼经历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和代表性。一旦鞋服企业进入那些本不了解也不擅长的领域,外部环境的巨变将可能带来重创,因此多元化需要谨慎布局。

便捷链接:商标注册 版权登记 专利申请

本文来源:中国商标网 - “折翼”的富贵鸟 业内:玩跨界把自己“玩垮”

版权说明:上述为转载或编者观点,不代表酷泰知识产权意见,不承当任何法律责任

酷泰商标网官方微信

酷泰商标网官方微信

p

扫一扫,关注有惊喜

在线提交商标注册风险评估
  • 商标名称:
  • 联系电话:
免费查询 自助注册 返回顶部